爱尔兰总理重新注册医生资格 将通过电话问诊病患


看重私利而非生命,使得美国的决策部署始终无法对焦疫情防控本身。美国一些军政高层,以及自上而下弥散在这个决策体系中的官僚习气,是延误防控救治时机的罪魁祸首。

意大利较前一天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316例,累计确诊128948例;新增死亡病例525例,累计死亡15887例。4月2日,意媒报道称意大利一小镇上67%的献血者有抗体。该镇位于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。在献血的60人中有40人病毒检测呈阳性。他们没有任何症状,甚至不知道自己被感染,且体内已产生病毒抗体。意媒称有大学和机构正启动新的研究,希望通过富含抗体的血浆治疗新冠肺炎患者。

【土耳其单日激增确诊病例3135例 累计确诊27069例】

其次,面对航母上发生的大规模感染事件,美海军需要找只“替罪羊”。在与媒体代表见面时,莫德利称,克罗泽尔的举动显示,后者“在不必要地惊动舰员和海军陆战队员们家人(的同时),却没有计划解决这些问题”。显而易见,美海军将“未能解决问题”的标签牢牢地贴在了克罗泽尔身上,企图推脱塞责。

随后,魁北克省公布的数据是,新增947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累计确诊7944例,新增死亡病例19例,累计死亡病例94例。

首先,这是对克罗泽尔“泄密”的惩戒。自疫情发生以来,美国疫情防控工作饱受诟病。比如,美国疾控中心从3月2日起停止发布与检测人数和死亡人数相关的数据,美国长老会医院麦卡锡甚至通过电视恳求卫生部门对疑似病人检测,美国民众对政府应对迟缓非常不满。而克罗泽尔发信向海军高层求援,且这封信被媒体公开,显然将远在大洋上的航母疫情形势以及军方的应对不力公之于众。正如莫德利所指责的,“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”“引起不必要的恐慌”。莫德利的表态说明,这次震动美国舆论的“泄密”事件让美海军高层颇为被动。撤换舰长,就成了美海军高层意图挽回颜面的不二选择。

英国女王表示,当前处在一个“越来越具有挑战性的时刻”。英国人面临混乱、悲痛和经济难关。她还向英国医护人员、关键领域工作人员的无私工作表示感谢,“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赞赏的,你们每一个小时的辛勤工作,都会使我们离正常生活更近一步”。

当地时间4月5日下午4点52分,根据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,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确诊案例已经达到331234例,因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达9458例,康复人数达16848例。其中,纽约州以超过12万例新冠肺炎确诊案例、死亡超过4000人,占全美新冠肺炎确诊及死亡数量的三分之一以上。

另据CNN报道,美国5日新增至少9517例确诊病例和636例死亡病例。全美仅怀俄明州一个州无死亡病例。

他在接受采访指出,在德国开始实施现行的社交限制防控措施之前,“每3天病例数翻一倍”。为了给德国医疗卫生系统赢得时间对抗疫情,需要10天、甚至12到14天的时间让病例数翻倍,这样才能让德国的医疗系统有喘息的时间。虽然现在德国的确诊病例已经很多,未来德国医疗系统仍然将承受重压。